新人林欣彤承认精神情绪化 喜怒极端当泄压法

2018-12-07 12:16

新人林欣彤承认精神情绪化 喜怒极端当泄压法



  林欣彤凭“一鸣惊人”的歌声成功踏上星途,音乐路上别人对她满有期望之余,在歌坛也与郑欣宜被比作一对劲敌。面前种种压力,令自认情绪化的她感到难以适应。

  因为参加比赛时,我曾经选唱过G.E.M.的歌曲,随后被称为“小巨肺”,但其实我的肺很弱,说起来实在受之有愧!别人说我很快就能摆脱别人的影子,其实我也没有特别想过用什么方法或刻意去做什么,可能是我没有想过自己是“翻版什么”,只是随心配合每首歌曲唱出风格,所以没有事存在必然的比较,相反比较的重点是能清楚自己不足,从而改变与改善。

  至于郑欣宜,可能是因为是同年新人,外间少不免将我们作比较,但对我来说,我们是完全两个类型!这说法不是客套,更不是避免比较!入行前,我还是一个观众的时候,曾经无意中听到她与刘家昌老师的合唱,当时我整个人也被震慑,那印象太深刻,她的声线真的很美。

  曾经有朋友将我形容为“有力量”,也由于身体不好,也有朋友会叫我“药谭子”!若果问我眼中的“林欣彤”则是牛脾气与情绪化,喜怒哀乐来得好极端,开心的时候可以大癫大肺,有时候却可以哭到力竭声嘶!记得最初要兼顾学业与霎时间的改变,难免身心疲惫,更曾经闪过“如果没有参加比赛”的假设,“音乐”会比现在来得简单,纾缓压力最好的方法就是在洗澡的时候好好哭一场,哭过就算。现在不能说成“已习惯”,也很难去习惯,我希望能好好记着这份对音乐的热诚,因为音乐不是交功课。

  其实我也是个比较慢热的人,面对熟人可喋喋不休,陌生的就连说声“你好”也困难。特别在这个圈子,有时候遇到前辈,我也不知道应该如何称呼,只懂点头傻笑,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,直到对方跟我说话才敢简单应对,幸好没有因为这种“不敢”而被误会成“不礼貌”。

  有人认为在娱乐圈接触的人与事比较多,会加快成长,对我而言反而更相信自己的想法。很多人说我思想比较成熟,我倒没这个想法,可能身边的朋友也是大家所说的“成熟”!对于我来说“成熟”没有定义,年纪大的人思想不一定成熟,只是个人价值观不同。

  林欣彤与邓紫棋(G.E.M.)年纪相近,同样凭靓声于乐坛扬名,一首歌《AINY》为两人牵上缘分。虽然被外界认定是“竞敌”,但当事人一于少理,G.E.M.早前踏上红馆开和演唱会,林欣彤也有捧场,以行动支持。

  对于经常被拿作比较,G.E.M.说:“去初时都不明白为什么整天将我们拉在一齐,但都因为那样多了留意《超级巨声》,才发现自己其实都挺喜欢林欣彤,之后都有见过几次面,觉得她为人好真诚,是好单纯地喜欢音乐,而不是只想出名。”

  夺得“巨声”冠军后,林欣彤人气有增无减,更成为首位签约唱片公司的“巨声帮”!出道短短半年的她已获无线力捧,踩匀歌、影、视,面对唱片业不景气,其处女专辑《Vocalist》一卖便达白金唱片(三万张),首次参与的贺岁电影《我爱HK开心万岁》也大收旺场,工作排得密麻麻!虽然未有演出连续剧,但她也曾于单元剧《你们我们他们》中饰演一角。除了无线疼爱,唱片公司英皇也投资力捧,因为经常唱爆麦克风的唱功深入民心,故特别在选曲上另寻方向,炮制新鲜感,如较为黑暗感觉的主打歌《洗澡》!她又获多位猛人帮手打造大碟,包括Eric Kwok、林夕与舒文等。踏入龙年,她将忙于录音及推出新歌,继续延续旺势。

  曾背着邓紫棋影子的林欣彤,凭实力成功打出一片天,而圈中不少独当一面的艺人,于出道时也曾当过“翻版”。例如周秀娜曾被封为“翻版乐基儿”,经过一轮靓模大战后,她成功脱颖而出,站稳性感女神之位;同样参加《超级巨声》杀入乐坛的许廷铿则被誉为“将军澳吴尊”;近年转战内地、最近回归香港乐坛的江若琳,初出道时也有“翻版阿娇”之称。